没有甲子园的夏天属于少年们的青春和热血还在吗?

5月20日,原定于今年8月10日开幕的第102届日本高中棒球锦标赛(俗称“夏季甲子园”)因新冠疫情被取消,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三次,也是时隔79年以来首次取消该赛事。

“夏季甲子园”的取消,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件意难平的事情。在日本,几乎没有一个夏季祭典的受欢迎程度能超过甲子园大赛,而观看甲子园赛事的人数,甚至超过观看职业棒球比赛的人。

甲子园因其漫长而特殊的传统成为日本每年盛夏都会奏响的“狂想曲”。然而在2020年这个没有甲子园的夏天,有人决定离开,有人决定坚守。即使痛心、失望,许多热爱棒球的少年们仍在奋斗,他们在球场上战斗的意义也依然存在。

在得知夏季甲子园取消的消息后,福岛县圣光学院棒球部的教练斋藤智也召集所有球员开了一次会。

斋藤教练让球员们都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如果现在有人对此失望,想要退出棒球部的,请诚实地举起手。”

圣光学院的棒球队曾21次出现在甲子园春夏两季的比赛中,还有4次在夏季进入八强。2008年至2013年的秋季,球队在本县正式比赛中取得了95连胜。并且培养了8名职业棒球运动员,是东北地区最强的学校之一。

原本在今年夏天,圣光学院还计划挑战福岛赛区的14连胜,但在疫情下被迫中止。

得知没有人因此退部,随后斋藤教练花了3小时对球员们进行指导,黑板上写满了他想对大家说的话。

“这是一次糟糕的逆境。”尽管会有不甘,但斋藤教练认为,现在发生的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不能想着逃避这样的局面。

早在2月,出于新冠疫情的防疫政策,日本政府要求全国小、中、高学校暂时关闭,而在圣光学院棒球部111名部员里,有87位是住在学校的宿舍内,其中50名还是福岛县以外地区的。

之后,还是有一半的部员留在了学校宿舍里,为了“决不允许在宿舍内出现感染者”,棒球部的部长横山博英要求在宿舍区及训练场等地,都严格实施清洁消毒工作。训练场也开放自主练习,一天大约有两三个小时。

(图说:训练场及休息室中随处可见的消毒液可供选手进行消毒 图源/远崎智宏)

在校内继续练习的日子里,无论是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还是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学长,都度过了一段“很有意义”的时间。即使今夏的甲子园已经不在,圣光学院也很快重新开始日常训练。

一位一年级的新部员赤堀表示:“三年级的学长在我们面前都没有露出阴沉的脸,我认为这是很帅气的表现。”

眼泪并不能催生前进的动力,部长横山认为,部员们需要的不是同情。“重要的是我们要朝着认真比赛的地方不断前进。”

对于那些对棒球无比热爱的少年来说,虽然甲子园比赛取消了,还是会有其他奋斗目标驱使他们继续前进。但同时,也会有现实因素影响着他们的去留。

埼玉县川崎市川崎东高棒球部的三年级学生们,就面临着做出决断的艰难时刻。在时隔三个半月首次的全体练习当天,就有队员来找教练相谈。

队中作为一垒手的星野孝太也是抱有对未来纠结情绪的一员,他准备向教练申请替补选手的位置。虽然自己很想参加比赛,但在去年冬天星野的腰受了伤,没能继续进行让人满意的练习,他也因此感受到了自己作为棒球选手的极限。

“虽然我也想继续打棒球,但在未来和棒球两者之间进行权衡后,还是选择了能保证学习时间的替补角色。”

尤其在夏季甲子园比赛被取消的新闻出现后,许多高年级球员都面临着对未来升学与社团兴趣之间的抉择,有些以甲子园作为目标的球员觉得,失去甲子园也就失去了打棒球的动力,自己在未来可能也不会选择走棒球这条路,因此退出球队,专心学习。

对于星野而言,即使在甲子园出场的道路被封堵了,他也还有着继续打棒球的信念。但在持续权衡的纠结中,最后他还是决定,如果不能以百分百的心情打棒球的话,就应该专心学习。

以东京一所私立学校为目标的他表示:“既然决定了要引退,就要比别人更加努力学习。”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甲子园虽然取消了,但作为“替代”,各县也举办了自己的高中棒球比赛。

7月11日,宫崎县高中棒球锦标赛就此开幕,在县内的两个体育场内,当日共进行了3场比赛。对参赛的棒球部部员来说,这也是今年夏天整个球队齐心协力进行挑战的最后赛场。

在宫崎县的门川高中棒球部中,支撑着球队的三年级生只有两位,它也是整个县内拥有高年级选手最少的队伍。但整支球队都在这两位三年级学长的支撑下努力训练,冲击着县棒球大赛八强的目标。

据了解,如果一切顺利,宫崎县高中棒球锦标赛的决赛将在7月31日举行。为了防止在比赛中传播新冠病毒,只有选手的父母才能到场旁观比赛,公众只能在应用程序或网站上在线观看。

为了圆棒球少年们的一个“夏日梦想”,日本各个都道府县的棒球锦标赛也预计在不同的日期开幕,届时也会通过电视或网上转播对公众提供。

对于这些日本少年来说,棒球的意义不仅仅是体育比赛,也是他们高中社团活动的见证。是能完全沉浸在自己对棒球的喜爱,尽力去尝试、去拼搏的一项运动。

而甲子园就是全国高中的棒球部对战争夺优胜的大赛,全国近四千所高中,通过单败淘汰制决出一个冠军。

在这“输了就没有明天”的赛事里,无数棒球少年们为了优胜没日没夜地训练,无论寒冬酷暑都不曾缺席。在“全国制霸是唯一目标”的氛围驱使下,单一的挥棒、投球训练承载着最青春的汗水与眼泪。

传奇球星长岛茂雄曾如此评价:“参加甲子园是历史性的时刻,它让所有人心中的一切都随之熊熊燃烧起来。”

没有甲子园的夏天,似乎少了一点青春的感觉。日本高中棒球联合会主席八田英二此前评价甲子园的取消对所有球员和教练来说是“断肠之痛”。“在甲子园挥棒,是全日本所有青少年球员的梦想。”

许多棒球部的成员从入部以来就认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努力,都是帮助球队进军甲子园的一小步。夏季甲子园的取消,让他们震惊与沮丧。

但再多的悔恨也改变不了“夏甲不在”的事实,尽管失落的情绪还会陪伴着每日的训练,但许多球员比以往更加用力挥棒,有球员说,失去一同进军甲子园的机会虽然让人难受,但我们打棒球的目标并不止于甲子园。自己或是球队水平的提高同样能让我们兴奋。

“甲子园并不是唯一。”秋田县一所高中棒球部的经理对此表示,“如果我们能获得县内大赛的冠军,也将和参加甲子园一样有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